素朴光年

恰同学少年,日子莫要太过惬意

TA们杂志:

      “他们那是生存,不是生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记得,这句话是我四年前,我高二那年暑假说的。

彼时,七月天,下午两点左右,正是酷日炎炎,总是踩点进校的我路过学校那两座旧楼,几位泥瓦匠正用麻绳吊住身子粉刷墙壁。学校趁着高一放假、大部分高二暂休、高三毕业的难得闲暇时间整顿外观,几座旧楼都在翻新,为赶工期可谓是白天黑夜的干。学校只是个指令,却是苦了这些工人,于这七月的下午最是温度高时挥汗如雨。那时,我在心中默默的对自己说,“他们这是生存,不是生活!”

       是的,他们那是生存,于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用自己辛劳的双手生存。不是生活,可能在我的眼里那不是生活,可是什么样的日子叫做生活呢?彼时,为了高考,两点一线只顾死读书也只会死读书的我,是在生活吗?此时,在学校里,在自己奋斗了三年的学校里,感慨时不我待、怀念旧岁的我,是在生活吗?

       我,其实有什么资格感叹呐?

       或者说,当时被触动的那片心房,如今,还是不是那般的炽热呢?

       近日,在读徐大伟老师的《所有的励志都比不上立志》,书中他写道:“小小年纪,正是打江山的时候,就想着去享受,自己的天下还没影呢,就开始寻思怎么腐败了?”记得,书中还有一句让我印象深刻“物质一般,享受得了什么呢?”是的啊,今日的大学生、青年们有些好高骛远,有些无所事事,有些在惬意的过日子,奋斗,或是生存,距离他们很远。当然,我不能排除有些哥们在不平凡,在寻求着不平庸,在开创着自己的那条路,那些有梦的人,我向他们真心致敬。也愿,自己能与他们为伍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,生存距我们远吗?

       现在的我们,或许不叫生存,生活费有父母养着,即使自己在做兼职,也只是兼职,没有后顾之忧,因为你还小,还是父母心中的孩子,还有父母可以依靠!可是,以后呢,你终有一天要走出那座美好的幻镜,走出那片仅存的圣地象牙塔,你就是个大人了,是一个早已成年、应该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了,那时,你能否HOLD住呢?

       我是不确定的,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可以独当一面,尽管大学内我也是一直经济独立,一直生活自立,但是我还是怕!怕自己这段时间养尊处优了,确实,自己好像没有了当年的豪情壮志,即使自己仍是个恰同学少年,却不再潇洒的指点江山、挥斥方遒、粪土当年万户侯了。

       还是日子太过惬意了吧!尽管没有享受,却更是没有居安思危,没有要做个“不平常人”的自觉,这么合群,这么平常,怎么能够出人头地呐!

       物质一般,享受得了什么呢?现在的物质,是父母赏得,本不该享受。以后的日子,确实要靠自己,物质是自己挣得,但是要享受就是要成本的,物质不是张口说来就来的,未来是每一个今天的总和。今天,若是就这么惬意下去,就这么平庸下去,以后怎么享受,拿什么享受?

       记得,以前不知在哪本书上看过一句话,说是即使要平凡,也是要绚烂之后的平静,若是没有绚烂过,又能能体会平凡呢!见过了沧海巫山,才能诉说小溪浮云的寡淡。所以,要平淡,要平庸,也是极致之后的回归。

       其实,苦就那么多,早受了晚就不用再遭了。早吃苦,苦尽甘来,回味起来,一切都是甜的;晚吃苦,甘尽苦始,早先的甜,也苦了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恰同学少年们,为了以后,为了能够享受极致后平淡的生活,确实,那时是生活,现在的日子,莫要太过惬意哦!



浅漪记

2013年03月03日 

 

来自:尘语谁解,浅笑一娱



查看全文